「他是個好人。」這句話聽起來無比耳熟。電視新聞裡,每當記者來到嫌犯住處附近,訪問鄰居和路人,試圖剖析嫌犯到底是三頭六臂、還是逞凶鬥狠之徒,得到的答案卻常是一句:「他是好人。」除了「性侵犯」與「國家隊醫師」兩個極不協調的身分之外,現實世界裡的納薩既非巧言令色的老狐狸,也不是陰沉的怪咖,事實上在熟人眼中,他甚至有點「大嬸性格」。講起話來帶些鼻音,喜歡說冷笑話逗人開心,自己也愛笑,笑起來還會發出豬叫般的聲音,拉瑞最令周遭同事友人還有小選手爸媽受不了的一點,是他非常非常愛講話,甚至比老媽子還要囉唆。只要談起特定運動傷害的病理和機制,他可以喋喋不休說個沒完,從身體構造講到預防之道,也不管對方想不想聽、聽不聽得懂,一昧滔滔不絕如江水氾濫。「有時你實在忍不住想對他說,『好的,拉瑞,懂了,住嘴!』」一位納薩的前同事形容。這種對人過度的關心,讓納薩能瞞過所有人的眼睛,逃過多次調查和舉報,被單下性侵數百位女童,卻安然脫身、持續犯案。他似乎從不向病患收取費用,總是主動提議在辦公時間外給予小選手義務治療;過程當中,他常常一邊「喬」著痠痛部位,一邊和小選手聊著比賽場上瑣事和心底話。Trinea的母親Dawn記得一次自己在旁邊聽著女兒和納薩的對話,女兒訴說她很擔心傷勢會影響比賽,納薩則是不停出言安撫,要她別擔心,保證她一定可以重新站上體操場地,聽得媽媽感動得流下淚來。「他真的很親切,」曾遭受納薩侵犯的一名女童的爸爸告訴記者。「我很難告訴你他是多好的人,因為他這個人實在好到沒話說,」納薩的鄰居Jody在接受底特律一家報社訪問時說。「不管任何事情找他,他永遠樂於幫忙,我們超愛他的,真的好愛好愛他,」醜聞爆發前請納薩上節目的運動廣播主持人Jessica O'Beirne這樣形容。「我要告訴大家,今天的訪問一點也不中立,充滿了我的個人偏見,」O'Beirne在2013的那場訪問中這麼介紹來賓,「因為我太喜歡拉瑞了。」2016年納薩的惡行終被揭發,性侵案成為頭條新聞,O'Berine的廣播節目和網站也幾乎成了討論納薩案以及體育界性侵問題的專屬平台。當年那段對納薩極盡吹捧的訪談,至今仍留在網站上,供人點選收聽。「我恨不得燒掉那一集帶子,假裝沒發生過,但另一方面,我又知道我不能這麼做,」O'Berine說。她認為那段訪談現在是活生生的歷史證據:證明了只要是人,都會被表象愚弄。資料來源: The Cut, NPR, Michigan Radio更多鏡週刊報導【新數位鴻溝(上)】矽谷爸媽嚴管兒女滑手機 憂心數位裝置阻礙學習 【新數位鴻溝(下)】私校強調培養溝通能力 公立學校還在「一人一機」 作古的諾貝爾桂冠詩人 扯上了#MeToo風暴


文章轉貼如有侵權請告知我們會立即刪除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mining36960 的頭像
mining36960

有機米

mining3696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